一顆膠囊的背後

logo

最近,
很多相熟的朋友問我,為什麼要在出售的膠囊包裝中標明完整的品名?這樣難道不怕人家去查價格?
同樣的,也有不相熟的客人問我:你們只不過把豆子磨成粉再裝進膠囊裡,怎麼感覺比我自己買豆子來填粉還貴?

事實上,標註完整品名原本就是我的初衷。我希望每個朋友都能知道自己喝下了什麼;在關於味道的描述上,我也刻意屏除了自己的喜好,用最簡單、看似也是最科學的方法,讓每個朋友在購買之前都能夠避開自己不擅長的味道,盡可能貼近自己的喜好去選擇。當然,有心想嘗試新口味的朋友,也能夠藉此先瞭解一下,同時也能看看我與他們之間,關於味道詮釋上的差異。

其次是,如果我所販售的膠囊,只是單純的把咖啡粉填進去,那如果有朋友覺得我賣的太貴而不買單,我能怪誰。

我選擇「膠囊」作為我推廣咖啡的初衷,就是希望把品嚐這件事情的變因減到最低。也就是說,我不希望朋友從我這買回東西後,我有「光明正大」的理由,把不好喝這件事情歸咎在他們身上,只因為他們並沒有足夠的專業性與穩定度,每次都能沖泡出一杯好咖啡。所以,起碼在沖煮條件相等的情況下(都是使用機器),我希望能替自己的產品多擔負一些責任—我希望每個朋友每天喝的第一杯咖啡,都能帶給他們愉悅的每一天—

所以,我盡可能地注重每一個小細節:從生豆的選擇(到目前為止,我測試過超過100種豆子,但並不是每一種都適合使用膠囊機器的萃取方式)、烘焙的度數(認真來說,我從來不認為一個烘焙度數可以適用所有的沖煮方式。事實上,光手沖、濾壓、賽風在烘焙上都會有3-6度的落差,而這落差不是靠研磨刻度或是粉量可以擺平的)、研磨的刻度(要選用哪一台磨豆機才真正適合?研磨的刻度又該是多少才最好喝?)、填粉的重量(填不同克數對於味道有絕對的影響,每種豆子對應到不同烘焙度數時所需填入的克數也不同,不是單一的標準值)、填粉的壓力等等,都是我所關注並努力改善的部分。

因為有了這些細節,才有了膠囊咖啡館的誕生;因為有了這些堅持,我才願意推出這些產品。老實說,「Russian Blue」一顆賣18元,從成本的概念來看,就算一年賣個五萬顆,賣個10年我可能也不一定會回本,但我為什麼做?我當然不是做慈善事業,而是我還有個夢要完成。至於是什麼夢,或許有機會我會再告訴你。

一顆膠囊的背後,有一群人的堅持,與更多的用心。這絕對不值得同情,因為這是我們自己的選擇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