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顆膠囊的背後

logo

最近,
很多相熟的朋友問我,為什麼要在出售的膠囊包裝中標明完整的品名?這樣難道不怕人家去查價格?
同樣的,也有不相熟的客人問我:你們只不過把豆子磨成粉再裝進膠囊裡,怎麼感覺比我自己買豆子來填粉還貴?

事實上,標註完整品名原本就是我的初衷。我希望每個朋友都能知道自己喝下了什麼;在關於味道的描述上,我也刻意屏除了自己的喜好,用最簡單、看似也是最科學的方法,讓每個朋友在購買之前都能夠避開自己不擅長的味道,盡可能貼近自己的喜好去選擇。當然,有心想嘗試新口味的朋友,也能夠藉此先瞭解一下,同時也能看看我與他們之間,關於味道詮釋上的差異。

其次是,如果我所販售的膠囊,只是單純的把咖啡粉填進去,那如果有朋友覺得我賣的太貴而不買單,我能怪誰。

我選擇「膠囊」作為我推廣咖啡的初衷,就是希望把品嚐這件事情的變因減到最低。也就是說,我不希望朋友從我這買回東西後,我有「光明正大」的理由,把不好喝這件事情歸咎在他們身上,只因為他們並沒有足夠的專業性與穩定度,每次都能沖泡出一杯好咖啡。所以,起碼在沖煮條件相等的情況下(都是使用機器),我希望能替自己的產品多擔負一些責任—我希望每個朋友每天喝的第一杯咖啡,都能帶給他們愉悅的每一天—

所以,我盡可能地注重每一個小細節:從生豆的選擇(到目前為止,我測試過超過100種豆子,但並不是每一種都適合使用膠囊機器的萃取方式)、烘焙的度數(認真來說,我從來不認為一個烘焙度數可以適用所有的沖煮方式。事實上,光手沖、濾壓、賽風在烘焙上都會有3-6度的落差,而這落差不是靠研磨刻度或是粉量可以擺平的)、研磨的刻度(要選用哪一台磨豆機才真正適合?研磨的刻度又該是多少才最好喝?)、填粉的重量(填不同克數對於味道有絕對的影響,每種豆子對應到不同烘焙度數時所需填入的克數也不同,不是單一的標準值)、填粉的壓力等等,都是我所關注並努力改善的部分。

因為有了這些細節,才有了膠囊咖啡館的誕生;因為有了這些堅持,我才願意推出這些產品。老實說,「Russian Blue」一顆賣18元,從成本的概念來看,就算一年賣個五萬顆,賣個10年我可能也不一定會回本,但我為什麼做?我當然不是做慈善事業,而是我還有個夢要完成。至於是什麼夢,或許有機會我會再告訴你。

一顆膠囊的背後,有一群人的堅持,與更多的用心。這絕對不值得同情,因為這是我們自己的選擇。

廣告

道不誠,人心可畏;國不強,則理不彰:看松本清張的《黑色福音》

黑色福音正★ [轉換]

當一個神父放棄了心中的上帝,他所犯的罪,只有自己能花一輩子來救贖。

松本清張的《黑色福音》改編自日本社會中的真實事件。當信仰、愛情、社會等多方元素交錯而衝突時,能夠控制一切的,只剩下人心而已—能夠扭曲善的本質的,只有人性不是嗎?

對我來說,松本清張的小說就像是更深層一點的東野圭吾。當然,書寫的文體與方式不盡相同,但追求事件的本質與純粹卻是在同一條道路上。如果說東野圭吾在《嫌疑犯X的獻身》中,石神為愛殺人是一種體現愛情本質的純粹,那《黑色福音》中願意成全托貝克「大義」而選擇接受被心愛的人親手了結自己生命的世津子,何嘗不是種過頭的純粹呢!

愛情的力量有多偉大?卻又多渺小?大到可以跨越信仰、死亡,卻也可以在面對所謂的「國家大義」與「自我生存」時渺小如螻蟻一般…愛是無私還是自私?是無畏還是膽怯?《黑色福音》或許無法給讀者一個確定的答案,卻能讓我們思考:「真正的幸福其實是掌握在自己手上」這個極簡單卻又常被遺忘的道理。

而透過《黑色福音》帶我們所走進的歷史洪流中,我們其實也能感受到松本清張對於當時國力不強的感慨。但,身處在台灣這片土地的我們,難道沒有這種感慨嗎?如果時地易處,台灣能比當時的日本好上多少?

政治與宗教是眾善之事,也是眾惡之事。相同的是,它們都擁有極大的力量,並且都被人為操縱著。當我們身處其中時,總是容易被那日益膨脹的力量給迷惑,然後不斷地合理化自己的行為;但當我們是個旁觀者時,卻也放縱著、並且安慰自己,甚至樂見所謂的「犧牲」。《黑色福音》所帶出的並不僅止於信仰與私慾的悲劇,而是那些打著「善」之大旗而合理化犯罪的行為,還有那些旁觀而放縱的我們所需擔負的共業。

最後,我想推薦幾本書給同樣對松本清張有興趣的朋友。我想除了《砂之器》、《霧之旗》這兩本大家都熟知之外,《波之塔》、《山之峽》還有《壞傢伙們》也都是他十分好的作品。

PS.我同時也推薦去看映畫版,北野武的刑警就是氣場十足!

台灣咖啡究竟值多少錢?

DSC_0602s

晚上看到一則網路新聞:台中后里埔桃酒-世界葡萄酒競賽奪金(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台中后里埔桃酒-世界葡萄酒競賽奪金-111954990.html)。自詡為愛酒人士的我看到這則新聞實在很開心,但仔細看了內文之後卻總覺得開心不起來:

“經過多次實驗,「埔桃酒」必須經過5年熟成才能販賣,風味才能散發,初期每年僅生產800瓶,每瓶販售新台幣250元乏人問津,去年在巴黎得獎後,售價提高到2000元,後年起每年的產量將提高到1500瓶。”

老實說,我不清楚這中間的價格漲幅如此大的原因是有沒有什麼其他的變素。但從很簡單的市場狀況與供需法則來說,即使加上了參賽(得獎)所需要的成本,這個漲幅實在令人連想「支持國產品」的意願都沒有!有在買酒的朋友一定知道,2000元我不僅可以選擇法國的級數酒莊(中級酒莊就不用說了),更可以選擇其他國家品質穩定而WS90-95分以上的酒了。更遑論大賣場一堆世界葡萄酒競賽獲得金牌、銀牌的新世界酒也只賣600-1000,我實在不懂這所謂2000的售價究竟從何而來?

我衷心地認為,農民很辛苦,他們絕對應該賺取屬於自己的利潤。但同理心而論,國外的農民就不辛苦嗎?為什麼他們所付出的努力(等倍或是數倍)也只能賣這個價?那我們賺錢不辛苦嗎?為什麼要付出倍數的金額才能買到「或許」相同(接近)品質的產品?只為了「支持國產」?那我還真的辦不到。

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台灣咖啡上。數年前我曾與朋友一同參加了某單位所舉辦的台灣咖啡講座,當時的台灣咖啡甚至於還沒有在國際間真正的展露頭角,只有零星咖啡農的咖啡豆開始在市面上販售且有些名氣。我還記得主辦單位用「說故事」的方式告訴我們台灣的咖啡農是多麼辛苦,我們所看到的台灣咖啡是在多麼嚴苛的條件下所種植與挑選出來,產量是多麼樣的稀少…等等。我當場真的被這些故事感動了,幾乎都要含著眼淚掏錢買回家了,但看到價格後理性強壓過感性,當天就這樣拿著一些資料回家了。

同年,在年底的展覽上,有在推廣台灣咖啡的攤位一口氣增加了數倍,且價格都很敢開(多敢?我遇過一磅要賣我4000大洋的!我買巴西的基豆一公斤才多少錢!),好奇地詢問價格為何如此,得到的不外乎就是「因為是台灣的」、「產量很少所以很貴」、「品質已經開始不輸國外」之類的回答。但我真的很想認真的說:

“物稀價貴的道理,必須植基在質好物美這個很基本的條件上,還得要有市場因素來輔助才行。”
如果真的物稀就能價貴,那我的口水也很貴啊,因為獨特性更高,而且量更少!

我一直在想,這或許就是台灣農業根本的悲哀。所謂的經濟(精緻)農業,除了提高作物的經濟價值之外,更需要的是永續經營的想法,而不是像蛋塔熱一樣,打算趁著風頭正盛的時候賺了一票就走。我絕對相信,大多數的國人都願意花費比「正常」的市場行情還貴一些的價格去支持台灣的農產品(何謂正常的市場行情,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成本/品質論),但如果是以目前的現況來說,就算這些農產品曾經紅過,就算倒了也不會有人覺得惋惜。(你看這一兩年還有人在那麼積極的討論台灣咖啡嗎?)

台灣咖啡究竟值多少錢?台灣人支持國產農品的心意是無限大的,卻也不是拿來消耗跟浪費的!

Colombia ACES Manatiales del Frontino Geisha(藝伎)(完售)

Colombia ACES Manatiales del Frontino Geisha

咖啡豆:Colombia ACES Manatiales del Frontino Geisha(藝伎)

研磨時即有明顯的清新花香調,像是鮮花束般的繽紛多彩;甘蔗、黃瓜、甜瓜等果實類香氣亦撲鼻而來。入口時有明亮而柔順的酸度,中段略具紅茶質感,伴隨著柔順的甜味綿延。

2015/5/13更新:庫存低水位,限量發售中

Ninety Plus Tchembe N2(完售)

Tchembe

咖啡豆:衣索比亞 Amaro MountainsL7 Heirlooms

Ninety Plus Tchembe N2雖然標示為自然處理(日曬),但卻有一般日曬豆沒有的乾淨與優雅。頭、尾兩段特殊的香蕉香氣,搭配可可甜的尾韻,讓人隱隱有種喝紅茶搭配香蕉巧克力蛋糕的錯覺。

2015/5/13更新:最後庫存量為1KG

咖啡的適飲溫度

溫度計

你都喝幾度(溫度)的咖啡?這是個我常問自己,卻從來沒有人問過我的問題。

周遭不乏喜好品酒的朋友,以前尚有空餘之時,也曾每個月都舉辦一次酒聚,除了與三五好友話家常外,更不免趁機附庸風雅一般,來個「舌尖酒莊巡禮」。為了避免我們這一群凡夫俗子誤殺好酒忠良,對於品酒時該留心的器具、食物的搭配、醒酒的時間,乃至於飲用溫度…等,都盡可能地小心注意。

然而,卻很少人留意到喝咖啡這件事,其實也有適飲溫度的問題。大多數人對於喝咖啡的印象,就是放冷的會很酸、很難入口。所以我常見到許多人趁著還在冒煙的時候就一股腦的喝入口中;怕燙的人,多半則是等到與室溫相當時在大口飲入。

那麼,咖啡的適飲溫度究竟為何呢?個人以為是70-60度左右。這時候的咖啡,除了溫度上的適口性佳之外,也不會有剛煮好時的單薄沒有層次(剛煮好的咖啡,其實就與剛開瓶的紅酒無異,或許元素都在,但都很渙散,毫無集中感),甚至於是焦苦感明顯的狀況。而70-60度也不至於產生過度的「熱解作用(咖啡萃取時的高溫,經過時間之後會逐漸降低了咖啡中的有機酸成分,進而產生令人不愉快的酸與苦)」,整體來說,可說是咖啡最適當的飲用溫度範圍。

下次喝咖啡時,有興趣的朋友不仿在各個溫度都啜吸一小口看看。其實,溫度對於咖啡的影響,絕對比你我想像中的大的多喔~

咖啡豆測試:哥斯大黎加 塔拉珠 法拉蜜莊園 卡杜艾【2014 COE競標批次】

DSCF4834

首測:2015/02/03

測試環境:

豆種–哥斯大黎加 塔拉珠 法拉蜜莊園 卡杜艾 【2014 COE競標批次】
處理方式–黑蜜處理
烘焙度–201
烘焙日期:2015/02/02
粉末粗細–坦尚尼亞6.8
粉末重量–20.0g
沖煮方式–Melitta 美式壺
兌水比例–1:15
TDS–1.16
萃取率–17.4%

杯測報告:
香氣–莓果類香氣、巧克力香
口感–些許的櫻桃酸、短而柔順,苦甜巧克力明顯,後味略焦但長。

注意:
萃取率與TDS數值不足,味道短且但層次不足。本次測試不足以成為參考標準。

二測:2015/02/03

粉末粗細–坦尚尼亞6.5
粉末重量–20.0g
沖煮方式–Melitta 美式壺
兌水比例–1:15
TDS–1.27
萃取率–19.05%

杯測報告:
香氣–莓果類香氣、巧克力香、藥材香氣
口感–些許的櫻桃酸、短而柔順,中段銜接藥草的甘甜感,尾韻則苦甜巧克力明顯,但後味回返莓果酸甜。

注意:
剛入手時,豆深色感覺不出僅烘201。今日測試卻有先前淺烘時需放置數日待穩定調和的感覺。預計2/6日三測。

三測:2015/02/06

粉末粗細–坦尚尼亞6.5
粉末重量–20.0g
沖煮方式–法蘭絨手沖
兌水比例–1:13
TDS–1.51
萃取率–19.63%

杯測報告:
香氣–莓果類香氣、巧克力香、蜜餞香氣
口感–明亮、柔和的櫻桃酸,延展出的帶核果實除了增加口感的厚實之外,也帶出更為集縮的果味與豐富的層次感;尾韻巧克力微苦,但苦味短而甘長。放涼之後果酸充沛,像莓果果汁。

注意:
相較於前兩次,除了果味更為濃醇之外,這次的銜接性與層次感也豐富許多。巧克力的苦甜感則從前兩次的99%可可含量降為更為柔順的71%可可含量,整體來說更為柔順、豐富與適口。預計2/9日使用美式壺進行四測。